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玩和古董 >

仅仅沉湎于自我欣赏

时间:2018-07-01 08:28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在封建社会,皇帝的个人喜好往往可以影响整个朝代工艺美术的发展倾向。一般的文人士大夫,仅仅沉湎于自我欣赏,而最高统治者的审美则可以贯穿到所有的宫廷艺术品制作中。雍正皇帝学养深醇,眼光极高,追求器物的至善至美,对御用颜色釉情有独钟。上有所好,下必从焉,御窑场把皇帝的喜好作为色釉调配的唯一标准,严格按照造办处提供的样品配釉烧制,生产出一批胎土细腻,体现宫廷艺术雅、秀、精、巧的高贵气质的颜色釉瓷器。

  雍正朝的珐琅彩瓷器,已经发展到成熟的阶段,解决了瓷胎和珐琅彩料结合的技术问题,也就完全脱离了铜胎画珐琅的窠臼,装饰艺术上趋向中国本土化。这些成就与雍正皇帝的个人喜好有很大关系。雍正皇帝对珐琅彩瓷的关心,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超过康熙皇帝。不仅派弟弟怡亲王允祥统管造办处监制珐琅彩瓷,而且加强了巡视和督促检查,还亲自参与珐琅彩瓷的设计和制作过程,对原料使用、图案绘画乃至样式选定、高矮尺寸等都要一一过问。

  珊瑚红也是一种低温铁红釉,它是将红釉吹在白釉之上,烧成后釉色均匀、光润,能与天然珊瑚媲美,故名珊瑚红。雍正时釉色闪黄,乾隆时则颜色深而釉层厚。在康、雍两朝,珊瑚红曾用作底色,上面绘以五彩或粉彩,器物的造型、制作、彩绘都极为精细 。乾隆时多在珊瑚红上描金,或用它来装饰器耳。但仍以珊瑚红器物为贵。

  雍正朝的珐琅彩瓷器,已经发展到成熟的阶段,解决了瓷胎和珐琅彩料结合的技术问题,也就完全脱离了铜胎画珐琅的窠臼,装饰艺术上趋向中国本土化。这些成就与雍正皇帝的个人喜好有很大关系。雍正皇帝对珐琅彩瓷的关心,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超过康熙皇帝。不仅派弟弟怡亲王允祥统管造办处监制珐琅彩瓷,而且加强了巡视和督促检查,还亲自参与珐琅彩瓷的设计和制作过程,对原料使用、图案绘画乃至样式选定、高矮尺寸等都要一一过问。

  珊瑚红也是一种低温铁红釉,它是将红釉吹在白釉之上,烧成后釉色均匀、光润,能与天然珊瑚媲美,故名珊瑚红。雍正时釉色闪黄,乾隆时则颜色深而釉层厚。在康、雍两朝,珊瑚红曾用作底色,上面绘以五彩或粉彩,器物的造型、制作、彩绘都极为精细 。乾隆时多在珊瑚红上描金,或用它来装饰器耳。但仍以珊瑚红器物为贵。

  珊瑚红地珐琅彩丝瓜纹盘,此盘通体以珊瑚釉作地,以珐琅彩绘丝瓜纹。叶子,藤蔓,丝瓜,茎蔓性,五棱、绿色、主蔓和侧蔓生长都繁茂,茎节具分枝卷须,四周辅以绿彩枝叶,翻卷自如,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、春意盎然的景象。盘中题有:花开悠吐芳、苑清长莲枝。在古代通常是福禄的寓意,取谐音。因为丝瓜是葫芦科的植物,葫芦和丝瓜都有福禄的寓意。现在丝瓜也用来表示思念和牵挂,也是取谐音,思挂。

  本品特征有三,第一,制作工艺、纹饰均沿袭康熙朝,在色地之上彩绘纹饰,而此式丝瓜纹为康熙珐琅彩经典纹饰。第二,绘画技法摹自西洋,纹饰风格中国传统元素,符合康雍时期宫廷对西洋艺术追求的历史背景。第三,款识与前朝风格一致,尤其雍正年制款识的使用,正是其身份较之其它宫廷瓷器更为尊贵的标志。

  珊瑚红地珐琅彩丝瓜纹盘造型线条优美流畅,彩绘讲究、造型秀美、纹饰细腻、构图考究,装饰及工艺技术等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,表现出了雍正时期珐琅彩发展特点和官窑器物的整体风貌,具有很高的艺术和观赏价值。珐琅彩瓷耗工费时,彩料大多依赖进口,烧造极其珍秘稀少,传世品罕见。

  珊瑚红地珐琅彩丝瓜纹盘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、考究。首先挑选经1300度烧好的上等素胎。然后在其上用丝绵均匀拍上厚约壹毫米左右的珊瑚红彩料作为底色,用铅笔在这个底色上勾画出瓜藤,丝瓜、叶子,花蕾等纹饰的外轮廓,然后用类似刀片的工具把轮廓内的珊瑚红料清除掉,并露出素胎见底,入760度左右的烤花炉烧一次。再在烧好的半成品的露白胎的部分,用绘画的生料勾画出丝瓜、藤蔓、叶子、茎蔓性、五棱、绿色、主蔓和侧蔓等纹饰轮廓,再在轮廓内打上玻璃白料,而后在它的上面用珐琅彩料填绘图饰,用干净的毛笔将彩料按深浅不同洗开,以使花瓣有浓淡明暗之感。最后进行第二次760度烧烤,一件做工精细,釉色艳而不骄,十分讨人喜爱的珊瑚红釉珐琅彩丝瓜纹盘就诞生了。返回,查看更多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